<cite id="mv3zf"></cite>
  • <input id="mv3zf"></input>

  • <b id="mv3zf"></b>
  • <b id="mv3zf"></b>

    重讀經典:“水滸化”之外的“三國”

    2018-05-21 10:09:55 海外網
    分享:

    傳

    上下五千年中國史,人們最熟悉的恐怕就是三國了。憑借戲曲與小說等藝術形式的強大傳播力,三國故事在中國可謂婦孺皆知。其影響力甚至早已跨越國界,在東亞諸國亦備受喜愛。

    然而,這么多年來,我們一直把三國讀偏了、讀淺了,我們讀到的“三國”,其實不過是另一部“水滸”。

    有人一定會說:“你不就是想說《三國演義》誤導了大眾,《三國志》才是正史嘛,這也是老生常談了。”

    是,但也不完全是。《三國演義》出于尊劉抑曹的價值觀需要,采用了大量虛構的情節拔高諸葛亮、劉備、關羽、趙云,貶抑曹操、司馬懿、周瑜,雖與史實相悖,亦是藝術規律使然,無可厚非。但是,當一段歷史完全被一部小說所代言,我們讀到的便不再是作品敘述的時代——三國,而是敘述作品的時代——元末明初。《三國演義》的作者羅貫中,曾擔任元末農民軍領袖張士誠的幕僚,本身就是江湖人士,因此他與施耐庵合著《水滸傳》便得心應手,書中人物無不有著元末明初江湖豪俠的影子。而《三國演義》中的人物也免不了有《水滸傳》中江湖人士的行事作風。比如《三國演義》開篇的“桃園三結義”,也是最為世人所津津樂道的三國故事,在史書中并不存在,反而像“梁山結義”的翻版。而《三國演義》里動輒出現的“單挑”“大戰三百回合”,也并不符合正規軍作戰的行事邏輯,而更像草莽匹夫比試拳腳的“升級版”。

    圖片1

    因此,被“江湖化”“草莽化”“水滸化”的《三國演義》,雖然仍舊寫的是三國人物、三國故事,實際上已經與真實的三國歷史有著很大不同。作為歷史的三國,出場者皆為政治人物,為人處事須符合政治邏輯,與江湖好漢可謂大相徑庭。實際上,在東漢末年,政治人士對江湖豪氣、江湖人士頗多鄙夷。例如,《三國志》記載許汜批評廣陵太守陳登是“湖海之士,豪氣不除”;揚州刺史劉繇則直白地說,他如果重用太史慈那樣的江湖俠客,許劭(品評天下人才“月旦評”的創始者)都要笑話他。

    “水滸化”的三國帶來的另一個誤區,就是過度強調了個別人物對歷史的影響。無論是諸葛亮的智、劉備的仁、關羽的義,還是曹操的奸、司馬懿的詐、周瑜的狹,都在敘事中被無限放大,仿佛成了歷史走向的決定因素,以至于像魯迅先生說的“欲顯劉備之長厚而似偽,狀諸葛之多智而近妖”。

    那么,什么是屬于三國人物的行事邏輯?怎樣才是三國更合乎歷史的解讀方式?

    我們必須引入一個被長期忽視的概念:家族。

    漢末三國亂世,前后近百年,分分合合,風起云涌,每一起歷史事件的背后都有著復雜的背景與聯結,每一個人物也絕非單打獨斗的草莽英雄,而是以家族為依托,形成一個個利益共同體。那些閃耀著光芒、極具傳奇色彩的三國英雄,并非孤立的存在,他們的背后有著家鄉、祖先、家世、家教、宗族、聯姻、親族、子孫……他們得益于家族,也受制于家族;他們的作為影響著家族的興衰,而家族也在潛移默化地塑造他們。

    個人、家族、國家,這三者的命運,在一個風云激蕩的大時代中,曾經是如此地緊密相連。于是,將我們熟悉的三國人物歸入家族的體系,許多之前讓人困惑的謎題就能迎刃而解了。

    諸葛亮為什么一出山就是戰略大師?為什么以村夫身份而被劉備相中?《三國演義》根本沒有交代諸葛亮的身世,因此讓我們覺得他玄而又玄。但翻開史書,看到瑯琊諸葛氏在士族中的地位,看到諸葛氏姐弟在襄陽上流名士圈的聯姻網絡,才發現諸葛亮在出茅廬之前早已握有強大的政治資源。諸葛亮的經歷根本不是一個草根逆襲的故事。

    圖片2

    曹操為什么能夠贏袁紹?以往論者,多從曹操和袁紹兩個人的性格、韜略、用人等方面著眼。當引入家族的角度,曹袁之爭則可視為一場士族新貴與公卿世家的較量。曹操出身閹豎之門,為公卿所不齒,因此在亂世到來之際更具有提升家族地位的斗志,譙沛宗親的沙場襄助和潁川世家的智謀支持,則讓曹氏政權迅速在群雄混戰中脫穎而出。而袁紹身為“四世三公”豪門之后,家世資本反而成為他的累贅,兄弟爭權、謀臣爭利、諸子爭位……一手好牌打得稀爛。

    家族的興衰,改變了歷史的顏色。可以說,真正的三國史,不僅是一部英雄史,更是一部家族史。當中國的家族體系和家族文化在兩漢剛剛形成之際,一場席卷天下的大分裂、大亂世帶來了家族大洗牌,一些世代公卿的世家豪門在政治、軍事斗爭中落敗,陷入沉寂,一些出身寒微的家族則在關鍵人物的帶領下崛起,走向繁榮。從大歷史的角度來看,許多連綿數百年的門閥士族,興起之源都可追溯至漢末三國。乃至于當今的人們,憑借姓氏與籍貫這兩個與生俱來的符號印記,興許也能追本溯源到三國時代。

    《列族的紛爭》中我曾梳理漢末到晉初的八十八個家族。它們不是三國家族的全部,但每一個都極具代表性。其中有三國的締造者譙縣曹氏、涿郡劉氏、富春孫氏,一門三方為冠蓋的瑯琊諸葛氏,三代謀國終成一統的河內司馬氏,攪動漢魏晉政治風云的潁川六大家族,為江南開風氣之先的吳中四大家族,塞北遼東、濱海徐州、嶺南交趾、巴山蜀水等不同地域孕育的家族豪強……每一場驚心動魄的歷史事件,背后都有家族勢力的搏殺;每一個興衰更替的家族歷史,最終都成為一個生動的歷史截面。

    是時候告別那個“英雄的三國”,重新認識這個“家族的三國”了。

    (作者簡介:作家,近著有《列族的紛爭》由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

    (人民日報中央廚房·傳工作室)

    責編:夏麗娟、侯興川

    韩国女主播福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