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mv3zf"></cite>
  • <input id="mv3zf"></input>

  • <b id="mv3zf"></b>
  • <b id="mv3zf"></b>

    讓老漂不漂,讓夕陽更紅

    2018-05-23 09:55:22 海外網
    分享:

    如果恰好子女在更大的城市定居,老人們還要遠赴他鄉,“進城”看娃。有媒體給他們起了個名字——“老漂族”。

    睡前聊一會兒,夢中有世界,大家好,我是黨報評論君。今天我們聊聊“老漂族”。

    早上9點的小區廣場上,有人抱著一兩歲的孩子曬太陽,一眼看到他們斑白的鬢角:這顯然不是孩子的父母,而是爺爺奶奶;下午4點,學校門口來接孩子的不少是白發老人,他們熟練地接過書包,把孩子抱上電動代步車,匆匆消失在道路盡頭……退休之后再上崗,幫著子女看孩子,幾乎成為中國老人晚年最重要的一項工作。如果恰好子女在更大的城市定居,老人們還要遠赴他鄉,“進城”看娃。有媒體給他們起了個名字——“老漂族”。

    5.21-21.jpg

    數據顯示,我國現有隨遷老人近1800萬,占全國流動人口的7.2%,其中專程為照顧晚輩而隨遷的比例高達43%。這樣龐大的人群為什么被稱為“老漂族”?在享受天倫之樂的同時又嘗到了哪些苦澀?

    首先是醫療和養老。長期以來,我國醫保和社保都是屬地原則,戶籍在哪里就在哪里享受保險和福利。然而隨著老年人異地帶娃的情況增多,麻煩隨之而來。有的隨遷老人生病不敢上醫院,硬挺著,因為報銷醫療費太復雜;有的老人被要求拿著當天的報紙合影并發回老家,相關部門確認后才支付養老金……如今,這些令人心酸的情況隨著異地結算、數據聯網等改革有所緩解,但如何為隨遷老人提供更優質便利的公共服務,仍然有很長的路要走。

    5.21-25.jpg

    在城市生存容易,而告別五六十年的積累,在一座城市重新生活卻很難。與“北漂”“上漂”相比,“老漂族”的“漂”,很大程度上與經濟無關,而是在生活習慣和精神層面無法融入。他們熟悉鎮上的早集,對隔一條街的菜場了如指掌,卻對大城市的倉儲式超市、網絡上的電子商城有些陌生;他們聽慣了熟人社會的家長里短,卻對現代化社區里的“陌生人”和網絡社交有些無所適從……實際上,隨遷老人的這種“漂”,比逐夢大城市的年輕人更顯滯重。因為一旦上了年紀,改變和適應的能力更弱,融入也就更難一些。

    “老漂族”的精神危機,更來自家庭內部,根源于代際沖突。“你我都養大了,還養不大你的孩子?”“最累的不是帶孩子,而是怎么帶他們夫妻倆都不滿意”,不少老人這樣抱怨。很多時候,爭吵或誤會就發生在“有孩子還能不能養狗”“奶瓶嘴是不是每次必須消毒”“到底尿布和尿不濕哪個更好”等細節中。一輩子都是家里的權威,老人們此時突然發現,自己的經驗似乎不管用了、說的話兒女們也不聽了,需要花大量時間學習新知識、積累新經驗,由此帶來的壓力和挫敗感,更容易加深精神上的焦慮和孤獨。

    有人問:為什么在中國老人隔代照顧孩子的情況如此多?一方面,“大家庭”在中國代際傳承發揮著更重要的作用,“隔代親”現象不言而喻,很多“老漂族”坦承,“兒孫一聲笑,煩惱全忘掉”,兒孫繞膝的天倫之樂仍然是中國人精神世界中最幸福的事情;另一方面,大城市中年輕的父母工作壓力大、生活節奏快,照顧孩子已成甜蜜的負擔。家政市場供給不足、托幼機構管理不規范,更讓年輕父母想著請父母“出山”。在這個意義上,“老漂族”的形成,既有爺爺奶奶們強烈的主觀意愿,更源自寶爸寶媽們的客觀無奈。

    5.21-26.jpg

    “老漂族”不單是老年人面臨的問題。城鎮化、醫療、養老、幼教乃至現代化帶來的社會心理問題在其中都有體現。改革開放40年來,代際更替仍然以二十多年作為一個輪回,生命的延續和傳承總是這樣穩定;然而城鎮化、市場化等改革進程卻是一日千里。這就意味著:在更少的代際之間,我們可能遇到更多的社會問題。今天,“老漂族”引發的討論,正是這兩條時間線索相互交織、相互摩擦的典型體現。如何在更短的時間內解決更為復雜的民生問題,如何在壓縮的時空中讓老百姓有更多獲得感,考驗社會治理的智慧,也是滿足美好生活需要的必經階段。

    安土重遷,是中國獨特的價值觀念,這一點在老一輩人身上體現得更為明顯。為了晚輩而放棄安定清閑的老年生活,“漂”顯得有些無奈,卻并不悲情,因為這背后是基于家庭倫理的責任與關愛,值得晚輩的尊重與感激。而僅有來自家庭內部的包容與理解顯然是不夠的,更合理的政策、更完備的制度支撐,才能為他們,也為我們,更為孩子們,撐起美好的明天。

    這正是:雖然累卻很快樂,即使“漂”也不孤獨。(人民日報中央廚房·思聊工作室 彭飛)

    責編:夏麗娟、童芳

    韩国女主播福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