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s id="2r9xe"></ins>
        <dfn id="2r9xe"><object id="2r9xe"></object></dfn>

        
        

        國家醫保局掛牌了,看病費用會降嗎?

        2018-05-31 10:43:56 海外網
        分享:

        5月31日上午8:10,國家醫保局掛牌。新設的醫療保障局,跟老百姓是否關系密切,看病報銷是不是報得更多、更方便?看權威專家,解讀改革紅利。

        5月31日上午8:10,國家醫保局掛牌,胡靜林任局長,施子海、陳金甫、李滔任副局長。

        根據國務院改革方案,組建國家醫療保障局,將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的城鎮職工和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生育保險職責,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的新型農村合作醫療職責,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的藥品和醫療服務價格管理職責,民政部的醫療救助職責整合,組建國家醫療保障局,作為國務院直屬機構。

        新設的醫療保障局,跟老百姓是否關系密切,看病報銷是不是報得更多、更方便?健康姐采訪了權威專家,解讀改革紅利。

        三保統一管理,更加公平

        將三種基本醫保統一到一個部門管理,業界期盼已久。專家普遍認為,這將有利于促進公平,讓每個人都在同一制度下享受保障。

        中國社會保障學會會長鄭功成說:“這一重大改革對醫療保障而言,具有劃時代意義,我國醫療保障改革與制度建設將自此由部門分割、政策分割、經辦分割、資源分割、信息分割的舊格局,進入統籌規劃、集權管理、資源整合、信息一體、統一實施的新時代。”其最大特點就是尊重醫療保障制度的客觀規律,是矯治醫療保障制度現存弊端的治本之策。

        原來的醫保制度分散在衛生、人社、民政三個部門,衛計委管新農合,人社部管城鎮職工和城鎮居民醫保,民政部管醫療救助。如此碎片化的管理模式,帶來不少弊病。“長期以來,醫保管理體制存在政出多門、職能分散的弊端,部門的多頭管理導致了醫保制度無法銜接,人員重復繳費,政府重復補助,患者重復報銷,醫保監管醫療機構力量分散等問題。”南開大學經濟學院風險管理與保險學系教授朱銘來說。

        他認為,醫保制度統一由醫療保障局管理后,改變了醫保分割管理的行政壁壘,消除多龍治水造成的職責不清、難以問責、信息不暢等問題,極大地增進未來醫療保障政策制定和實施的全局性、系統性、協調力和執行力,是促進政策公平、提高管理效率的重要舉措。

        “3套管理制度、3個運行程序、3張互不相連的信息網,使得一些急需救助的群眾難以享受到便利、高效、優質的醫療保險服務。在民政救助上,甚至還出現一些不法人員利用部門之間互聯缺失的漏洞,通過欺騙手段套取資金。”武漢大學全球健康研究中心主任毛宗福說,三保統一管理,為將來建立更加公平公正的醫保制度奠定良好的基礎。

        鄭功成說,醫保管理部門的統一,必將加快醫保制度的整合與優化步伐,加快醫保經辦服務與信息化的一體化,進而促使這一制度走向公平,最終實現讓全體人民在同一種醫療保險制度下獲得公平的醫療保障。

        減少醫保浪費,遏制過度醫療

        我國衛生總費用已超過4萬億元,而且還在不斷增長,醫保支付壓力巨大。讓資金用在刀刃上,減少資金浪費,醫保管理需要不斷提高使用效率。專家認為,統一管理醫保制度,有利于發揮醫保對醫療行為的監管作用,從而遏制大處方、大檢查等過度醫療現象,減少醫保資金的花費,控制醫療費用不合理增長。

        鄭功成認為,組建醫療保障局將因消除資源分割格局及其帶來的浪費現象而使醫療保險基金使用效率得到提升,將因統一經辦與信息系統而大幅度降低制度運行成本,將因作為參保人唯一的代理人而在控制醫療費用方面更具話語權。

        北大醫學部主任助理吳明表示,醫療保障局的設立有利于三醫聯動,推動公立醫院轉變運行機制,從而更有效實現醫改目標,老百姓從中受益。她說,以往一個文件的出臺和工作落實,需要相關職能部門達成共識、相互協調,當出現各部門目標、工作重點和對問題的認識不完全一致時,容易出現效率低下、部分改革措施不能夠完全落地等狀況。三保以及醫療服務價格等職能統一到一個部門管理,減少了溝通協調成本,三醫之間的聯動更加順暢,有利于改革落地。

        “對老百姓來說,雖然目前城鎮職工醫保的保障水平較高,居民醫保、新農合仍難與其整合,但是歸屬同一個部門管理,為制度整合打下基礎。”吳明說。

        朱銘來說,醫療保障局此次還整合國家發改委的藥品和醫療服務價格管理職責,其目的在于解決醫藥流通環節的積弊,促進醫療服務規范化。可以預期,未來醫保在藥品、醫療服務定價的主導權,將對嚴格控制醫療機構不合理的醫療費用支出發揮重大作用,從而確保醫保基金安全、健康運行,真正做到了“三醫聯動”。

        對大病患者、需救助的特殊人群來說,保障力度將加大。朱銘來說,目前各地的城鄉居民的基本保險和大病保險政策由人社部門制定,籌資中70%-80%為國家財政補助。而醫療救助的任務由民政部門負責,救助基金也由財政支付。盡管資金來源相似,但使用規模不同,保險屬于普惠形式保障,而救助針對低保和貧困人口屬于特惠形式保障,這造成保險資金使用過于寬泛,而救助資金力度又明顯不足。此次醫療保障局同時整合了醫療救助職能,有利于對保障政策統籌安排,對因病致貧的界定與補償方式建立統一標準,及時核查評估,從而根本上解決因病致貧因病返貧的問題,打好扶貧攻堅戰。

        鄭功成認為,醫保管理部門的統一,對醫藥價格與醫療行為實現更加有效的直接管治,其結果必然是減少乃至杜絕疾病醫療中的浪費現象,現實中存在的過度醫療、重復檢驗、大處方乃至醫患合謀侵蝕醫保基金的現象將得到根治,這對于緩解老百姓看病貴現象將是治本之計。同時,可以為患者異地就醫的結算提供更加便捷的服務,更加有力地督促醫療機構提高服務質量。

        須多部門協同,維護健康

        “根治看病貴問題也不能完全指望醫療保險制度的完善,還必須有醫療衛生部門與醫療機構的有效協同。例如,應加快強化基層衛生服務機構的建設,特別是配備足夠的全科醫生,構建相互信任的醫患關系,盡可能讓老百姓在家門口就能夠看好絕大多數常見病、一般病,只有疑難雜癥和重特大疾病才到大醫院診治,這也是從根本上解決看病貴問題的必須舉措。”鄭功成說。

        朱銘來認為,未來國家醫療保障局在建設過程中還應注重強化基本醫療保險和大病保險的經辦管理職能,完善長期護理保險政策的制定與實施監管,探索非盈利性醫療互助保險體系的建設與管理,讓醫療保障的職責持續壯大。

        有專家提出,醫療保障局整合了藥品采購供應職責,從根源上分離了藥品購買的埋單權和決定權,醫保可以用埋單權制衡開藥的醫生,減少醫生的誘導行為,實現患者合理用藥。但在執行上也須與其他部門協同,尤其是新組建的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從大衛生、大健康的角度來統籌使用醫保資金、藥品保障體系等,達到維護人民健康的目的。(人民日報中央廚房?健康37℃工作室 李紅梅)

        責編:劉素素、武曉蕓

        韩国女主播福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