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s id="2r9xe"></ins>
        <dfn id="2r9xe"><object id="2r9xe"></object></dfn>

        
        

        證監會頻出新動作,資本市場將發生怎樣的變化?

        2018-06-13 09:11:55 海外網
        分享:

        千萬別被套后才想起那首歌:“不是要多愛要多寵全部接受,就是不見你的溫柔。不是每個戀曲都有美好回憶。”

        經濟ke-logo新.jpg

        中國資本市場最近非常熱鬧。

        6月8日,富士康母公司登陸上交所,市值高達3905.58億元,登頂A股第一大市值科技企業。

        同日,螞蟻金服對外宣布,不到4個月新融資140億美元,整體估值高達1500億美金,折合人民幣上萬億元,成為全球估值最高的非上市公司。

        還是同一天,證監會消息顯示,小米集團昨日已經遞交《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上市》申請,成為CDR(中國存托憑證)第一單。百度、騰訊、阿里、京東都在排隊中。

        一大波超級大咖王者歸來,或許就在6月見。好戲連臺,大IP都一樣,在全速擁抱新經濟時代。

        起跑

        這是一場爭奪全球新經濟制高點的賽跑,從美國、英國再到新加坡,每位參賽選手都在全速前進,“有如兔走鷹隼落,駿馬下注千丈坡。”

        按螞蟻金服董事長兼CEO井賢棟的說法,“國內、國際投資者看好的不僅是螞蟻金服以及支付寶的全球競爭力,更看好的是中國步入新時代的發展機遇。”

        這個情況下,中國當然要把握住機會,不能讓新經濟巨頭們“國內掙錢,國外分錢”。

        于是,我們看到,在這場既要速度又要耐力的比賽中,管理層也是夠拼的。

        6月6日深夜,證監會放大招:從《存托憑證發行與交易管理辦法(試行)》到《首次公開發行股票并上市管理辦法》,9大文件齊刷刷亮相,CDR正式落地。

        此前,從坊間傳出獨角獸IPO新政到兩會熱議,再到3月30日發布《國務院辦公廳轉發證監會關于開展創新企業境內發行股票或存托憑證試點若干意見的通知》,僅一個多月的時間,其速度之快,讓市場瞠目。

        證監會表示,實施CDR試點,支持符合國家戰略、掌握核心技術、市場認可度高的創新企業,在境內資本市場發行股票或存托憑證,是服務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促進經濟結構轉型升級、提升上市公司質量的重要舉措。

        就在昨天,證監會副主席閻慶民表態:努力增加制度的包容性和適應性,加大對新技術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四新)的支持力度。這么說來,監管層的賽道已經徹底為新經濟打開。

        這條賽道有多快?

        寧德時代IPO過會僅耗時24天,刷新了富士康剛剛創造的36天紀錄,將成為年內第三家在A股上市的新經濟企業。

        賽道上疾馳,新經濟獨角獸沒有傲人的底氣可不行。

        2017年,富士康母公司營收3545.44億元,凈利潤162.20億元;寧德時代最近三年營收復合增長率高達87.26%,凈利潤年均復合增長率超過100%,在制造業中堪稱神話;2015年到2017年,藥明康德的凈利潤從6.84億元暴增至12.97億元,差不多兩年翻番。

        這是整個市場對獨角獸的期待:通過獨角獸企業回歸,拉動上下游產業鏈同步發展。

        產業發展之時,A股市場結構也隨之改變。

        從市場結構來看,我國資本市場的新經濟占比,明顯低于美國等其他國家。2017年末,A股市場的新經濟市值占比約35.42%,遠低于美國的57.36%和中概股的63.89%。

        不過,新經濟企業占A股比例大幅提升,是大趨勢。證監會副主席姜洋透露,2017年初至今年4月底,463家企業IPO融資2652億元,新上市公司中高新技術企業占比約80%。

        5月8日上市的藥明康德,已經收獲16個漲停板,至6月8日總市值已達1234億元。如果富士康母公司也能收獲16個漲停,市值將超過工商銀行,成A股第一大市值個股。

        更多超大型企業登陸,A股必將舊貌換新顏。

        沖擊

        大型獨角獸兇猛來襲,A股市場準備好了嗎?

        市場反應很能說明問題。

        對很多股民來說,這兩天可能是個壞日子。A股三大股指集體下挫,上證綜指5日、10日均線及3100點整數關口均告失守。近段時間,A股市場始終低迷,日成交量也在低位運行。

        “綠蔭”滿地的原因之一,無疑是對獨角獸“吸金”的憂慮情緒。

        沖擊波也橫掃一家家具體的上市公司。數位券商研究員與基金經理都曾告訴過經濟ke,今年資金都在追捧新經濟,不少傳統企業被逐漸邊緣化,甚至是那些基本面很不錯的企業。

        除此之外,募資額的天壤之別,更凸顯出獨角獸帶來的猛烈沖擊。

        2016年以來,絕大部分上市公司都是“迷你IPO”,實際募資金額少于5億元的公司超過450家;募資超過30億元的公司僅15家。

        但是,僅前文提到的“工業富聯”一家,募資額就達到了271億元。

        這種現象,監管層看到后,市場也有反應。

        5月29日,南方、華夏、易方達、嘉實、匯添富、招商六大基金公司統一行動,齊齊上報“3年封閉運作戰略配售靈活配置混合型證券投資基金(LOF)”。這被看做是專門迎接獨角獸回歸的滿漢全席。

        在6月6日下午,這6只“獨角獸基金”正式獲批,市場預計,拍馬趕來的援軍可能有3000億元之巨。

        各路券商更是摩拳擦掌,爭搶機會。有券商已放話說,獨角獸回歸A股,將為其帶來100億元的增長空間。

        一邊協調資金入場,一邊控制節奏,是監管層監管股市的一貫做法。在證監會前天發布的問答中,就這樣說道——

        問:試點企業多數為巨頭企業,安排它們上市,是否會擠占其他中小創新企業的上市機會和資源?

        答:為穩定市場預期,本次試點將嚴格按標準和程序甄選企業,把握企業數量和融資規模,合理安排發行時機與發行節奏。

        證監會也強調,本次支持創新企業境內上市工作以試點方式開展,設定了較高的準入門檻。更口語化說法的就是,寧缺勿濫,不會一哄而上。事實上,目前能達到CDR條件的,也只有騰訊控股、阿里巴巴、中國移動、百度、京東、網易、吉利汽車等7家紅籌企業。

        獨角獸的募資額也受到控制。

        比如,藥明康德原計劃募資57.41億元,但最終發行數量不變,募資金額卻縮水60%至22.46億元,發行市盈率也降至22.99倍左右,未超23倍的發行市盈率紅線。

        如此苦心的安排,或能緩解市場的焦慮。

        風險

        面對如今遍地狂歡,證監會提前就放過話:

        證監會不為試點企業質量背書,投資者應充分評估試點企業的各項風險,自主判斷試點企業的投資價值,自行承擔投資風險。

        畢竟,獨角獸上市不再有硬性的盈利指標要求,不少高估值的獨角獸并不擁有強大的盈利能力,其發展空間也并不一定超過A股中現有的藍籌企業。

        有機構統計,過去一年在美上市的中概股,21家科技公司中有三分之二的股價已經跌破發行價。

        像前段時間很火的趣店,甚至告訴投資者,自己無法保證“過去或現有行為不會被視為違反任何現行或未來的法律、法規和政府政策。”

        除此之外,一些中概股回歸后成長性也難以為繼。2015年巨人網絡借殼世紀游輪上市,此后市值一度高達1550億元,現在呢?只剩下650億元。

        過度的炒作,正在使風險積聚。經濟ke在多個上市公司采訪時發現,只要是涉及新經濟概念的上市公司,往往是機構云集,與此無緣的企業則門庭冷落。

        然而,這些概念股往往只是跟風,并無基本面支撐。即便是真正的獨角獸,同樣面臨增長的壓力,或估值過高而遭下調的風險。

        一知名企業董事長告訴經濟ke,一些互聯網“獨角獸”已經過了快速成長期,增速與線下實體企業接近,投資者從中分享“獨角獸”成長紅利的空間有限。

        昨天,一年一度的高考剛剛結束,此時,我們不妨重溫一下股神巴菲特的諄諄教導:

        投資就像滾雪球,重要的是找到足夠濕的雪和足夠長的坡!

        只要行業空間大,企業盈利能力強,又何必非得執著于是否是獨角獸?大象能跳舞,貓也能抓老鼠。

        千萬別被套后才想起那首歌:“不是要多愛要多寵全部接受,就是不見你的溫柔。不是每個戀曲都有美好回憶。”(人民日報中央廚房·經濟ke工作室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李永華)

        責編:夏麗娟、童芳

        韩国女主播福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