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mv3zf"></cite>
  • <input id="mv3zf"></input>

  • <b id="mv3zf"></b>
  • <b id="mv3zf"></b>

    X戰警”守護南水北調水源地

    2018-06-15 10:38:36 海外網
    分享:

    5月20日至25日,生態環境部組織啟動全國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專項第一輪督查,發現安康市部分飲用水水源地存在一些問題,如馬坡嶺及許家臺水源地內存在生活污水排放口、采沙場地和天源磚廠等。

    圖片 8" width="559" height="170" border="0"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padding: 0px; margin: 0px; border: medium none; vertical-align: middle; max-width: 100%; overflow: hidden; width: inherit;"/>

    但是近日坊叔在安康走訪時,發現另一番景象。

    5月29日,安康市河湖長制工作現場推進會議在漢陰舉行,安康各縣(區)河長制辦公室負責人齊聚漢陰,交流“河長(湖長)+警長+X”治河經驗。安康市不斷深化河(湖)長制,目前全市340公里漢江、5平方公里以上941條河流和149個湖泊實現“河長(湖長)+警長+X”責任體系全覆蓋。

    為什么破壞水源地之類的違法行為在安康屢禁不止,為了“一江清水永續北送”安康做了哪些努力,“河長(湖長)+警長+X”中的“X戰警”又有何獨特之處?

    點源、面源污染問題頻出,原因何在?

    漢江安康段水資源十分豐富,承擔著南水北調中線工程70%的調水量,輸入天津丹江口水庫的水三分之二來自安康。調水量大,責任也越大。因為保護漢江水質不力,安康曾多次被通報。

    2017年,中省環保督察反饋意見就曾指出:漢江水質保護問題不容忽視。在2017年8月28日,陜西省委第三環境保護督察組向安康市委、市政府反饋的督查情況里提到漢江水質保護問題,如:

    安康市中心城區大量污水、滲濾液直排漢江;市生活垃圾填埋老場滲濾液長期直排張溝排洪渠,新垃圾填埋場溢流直排現象時有發生,等等。

    我們把鏡頭拉到不久前,在生態環境部開展督查之前的4月20日,安康市組織各縣區完成了縣級及以上城市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專項排查工作,所查的地方,除了生態環境部公開的馬坡嶺及許家臺水源地,還有白河縣紅石河水源地、嵐皋縣藺河水庫水源地、平利縣古仙湖水庫水源地等地。

    查出的問題主要有:水源地保護區內有農家樂等餐飲企業,保護區內生活著不少居民,生活污水未集中處理。

    5月30日,平利縣污水處理廠工作人員展示該廠處理干凈的清水。  吳小左 攝

    漢江安康段水質保護不力的成因有很多,如沿江生活的居民過多而垃圾處理廠和污水處理廠不夠,工業企業污染尚未得到有效根治,生態環境脆弱,等等。

    但是坊叔發現,在官方通報和媒體報道中,有一個原因曾被兩次提及,在當前更值得關注。措辭如下:

    “雖然制定了整治工作方案,但沒有明確責任單位或者責任人,具體措施和任務分工比較籠統,可操作性不強。”

    “‘黨政同責’‘一崗雙責’未全面落實,一些部門、單位負責人對環境保護職責不清楚,有的領導甚至認為環保工作就是環保部門的事情,工作壓力傳導層層衰減。”

    5月31日,白河縣公安局治安大隊工作人員開著快艇在白石河上巡河。  吳小左  攝

    可以看出,針對發現的問題,安康市也在積極整改,但是在“明確責任”“具體執行”上打了“折扣”。坊叔認為,打“折扣”的最主要原因是守護河湖的初心是好的,但在工作機制方面仍然處在探索階段,沒有足夠的人手和資金去實現“初心”。

    舉個例子,近兩年安康的河長制工作開展得如火如荼,也取得了不少成績,但是當地的河長制辦公室現在仍然是和防汛辦一套人馬、兩塊牌子,工作量增加了不少,但是人手基本沒變,壓力在層層傳遞的第一關就面臨著人手有限的困難,再往下傳遞,更是難免會走樣。

    再拿該市實行的“河長(湖長)+警長+X”的“X”來說,一個護河員一年的補貼目前只有5000元,但是每周至少要巡河一天,而現在打零工一天的報酬150元左右,1年可以收入至少7500元。如此一算,護河員的補貼還是偏低,而工作量卻不小,難免會影響其護河積極性。

    如何將“初心”變為現實?安康市近年來也做了不少探索和犧牲。

    “犧牲”和“代價”倒逼循環產業發展

    為確保京津冀飲水安全,300萬安康人民多年來一直在持續開展保水護水行動。

    5月31日上午,坊叔在旬陽縣旬河邊采訪該縣水利局局長、縣河長辦主任王均時,他表示,旬陽轄區內河流沿岸沒有排放污染物的企業,以前有的也被關停,沿河搞養殖的也都關停了。

    旬河邊上的標語(攝于5月31日)。  吳小左 攝

    當日下午,白河縣公安局治安大隊環食藥偵查隊隊長李金勇在白河邊上給坊叔介紹了兩起他們整治的電魚的案例,其中一起的當事人(一對夫妻)被判拘留10天,另一起是從湖北那邊過來的,已經移交給湖北當地走司法程序。

    6月5日,安康市漢陰縣鐵佛寺鎮舉辦了以“垃圾不落地、鐵佛更美麗”為主題的環保宣傳活動。來自該鎮雙喜村的護河員余世海對此深有感觸:河道垃圾越來越少,附近村民都自覺愛護河道環境,他覺得自己做的事越來越有意義。

    一張從上至下,從江河到湖庫,從河長到湖長,多方發力,全民參與的“網”在安康的江面、河湖上拉開,共同守護著永續北上的一江清水。

    在這個過程中,安康的經濟發展曾一度為生態建設讓路。為了保證漢江水質達標,安康曾一度關停“兩高”企業300余家、直接減少產值近300億。而當年安康完成的生產總值也才只有689億元。

    不僅如此,作為國家主體功能區,國土面積僅有2.35萬平方公里的安康,2.15萬平方公里都被列為限制開發區域。為了保護漢江,安康還“東挪西湊”借錢搞城市污水和垃圾處理廠這“兩場”建設。

    生態保護也倒逼著安康調整產業結構,走循環發展的道路,把生態環境的建設和保護、經濟社會的持續穩定發展有力地結合起來。

    以生豬養殖為例。小而散的養豬模式產生的環境污染問題,已成為制約養豬產業發展的瓶頸。當其他省市采取嚴格的限制、關停措施時,安康當地的公司在保護環境的前提下,探索出了“豬—沼—園”綠色低碳循環產業體系的養豬模式。

    美麗的瀛湖(圖片來自安康瀛湖生態旅游區管委會官網)。

    以網箱養魚為例。發展網箱養魚一度成為安康瀛湖周邊地區的支柱產業,但是因為在湖里養魚的人太多,結果導致庫區水質出現滑坡,部分指標超標。從2017年12月底至2018年4月22日,瀛湖庫區漢濱段468戶養殖戶、31728口網箱被全部取締拆除,共處理存魚180萬斤,庫區群眾順利實現轉產再就業。

    在國家逐步規劃建設跨區域發展的大前提下,安康人民付出的代價逐漸成為安康未來循環發展的一個新動力。同時,在安康謀求經濟發展和生態建設平衡的過程中,一股民間守護河湖的力量“崛起”了,那就是“河長(湖長)+警長+X”中的“X戰警”。

    “X戰警”來頭“小”作用大

    陜西著名水利專家李占斌曾提出,“當水源地的點源污染得到有效控制之后,‘南水北調中線工程’面臨的最大難題和挑戰,將是地域廣闊的農村面源污染。”

    水源地的點源污染可以通過環保督查、執法來有效控制,但是河流沿線廣闊的地域生活著許多居民,使得農村面源污染具有分散性、隱蔽性、隨機性、不易監測性、危害滯后性等特點,農村面源污染防治成為世界性的難題。要解決這種分散的個體污染行為,僅僅憑借政府的力量是不夠的,必須讓農村居民自己成為治污者。

    于是在安康各縣區的宣傳帶動下,“河長(湖長)+警長+X”責任體系建立起來,一批或政府推動或民間自發的“X戰警”站出來了。坊叔整理發現,安康的“X戰警”有如下幾類:

    政府聘用的護河員。比如漢陰縣鐵佛寺鎮的余世海今年34歲,1999年他在山西省一家磚廠打工時,右臂不慎被卷進傳送履帶,落下二級殘疾。因為獨臂的原因他在外打工時常受到招工方歧視,他只好回到家鄉種魔芋、養雞、養豬。2017年11月,漢陰設立護河員后,考慮到余世海家貧又殘疾的情況,將他納入到護河員隊伍中,每年有5000元的收入。目前,安康市每年投入1500萬元,從貧困人員中開發公益護河員3000余名。

    5月29日,余世海在河邊撿垃圾。  吳小左  攝

    村民自發成立的志愿護河隊。如18歲的劉文杰和22歲的劉元家都在漢陰縣城關鎮三元村,他們是該村的志愿護河隊成員,劉文杰才上高一,劉元在漢陰一家餐廳當廚師,他們平時有時間就回村里義務護河撿垃圾。據三元村村級河長陳忠秋介紹,實施河長制以來,該村組建了12名專業護河員保潔隊、40人的民兵護河隊和志愿服務者共計100余人保潔隊伍。

    在旬陽縣雙河鎮高坪社區也有一批非常“壯觀”的志愿護河成員,其發起者朱先萍只是一位普通的農村婦女。她從小生長在雙河岸邊,經常利用閑余時間清撿河道垃圾雜物。日子長了,她覺得光靠自己的力量太過單薄,在去年婦女節那天,她把自己的想法講給村里的姐妹們聽,得到十幾位姐妹支持,她們成立了村里第一支衛生清掃隊。很多人并不理解她們的義務保潔行為,甚至有人冷嘲熱諷。時間長了,她們的善行義舉感動著身邊的其他居民,原來的冷嘲熱諷消失了,換來的是更多群眾的理解支持,村容村貌和水岸環境改善了很多。

    白河縣白石河邊的公示牌(攝于5月31日)。  吳小左  攝

    公益組織。比如,2014年4月,還在安康學院上學的李鵬博發起成立了安康環保公益協會。也是在初期大家的質疑聲中,他們測水質、撿垃圾,做一些倡導和調研,把發現的問題用微博、微信的形式發布,排查過近兩百個排污口,成功干預解決過十多個污染源,引起政府以及環保部門的關注。

    “河長(湖長)+警長+X”治的是河道,改變的是老百姓的觀念。余世海告訴坊叔,他在河道撿垃圾時遇到的最開心的事,是不斷地有村民對他講,“你撿垃圾那么辛苦,我們以后就不往河里扔垃圾了”。朱先萍說,村民們從不理解她們姐妹自愿撿垃圾的行為,到主動加入到志愿者隊伍中來,讓她很欣慰。

    只有從“頂層設計”到具體執行不打折扣,再調動群眾的力量,才能擦亮安康這顆“秦巴明珠”,保證一江清水永續北上。(人民日報中央廚房·208坊工作室  吳小左)

    責編:張振

    韩国女主播福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