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ns id="2r9xe"></ins>
        <dfn id="2r9xe"><object id="2r9xe"></object></dfn>

        
        

        一座不夜城,無數不眠人

        2018-06-15 10:33:37 海外網
        分享:

        timg-10.jpeg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這是農耕文明時代的社會運轉模式。無論是“天階夜色涼如水,臥看牽牛織女星”的閑逸,還是“人閑桂花落,夜靜春山空”的安謐,抑或是“倦枕厭長夜,小窗終未明”的惆悵,夜晚向來都是古人的詩意時間,表達出月光如水、夜涼如洗的豐富情感。

        斗轉星移。絢麗的燈火讓燦爛星空變得有些黯淡,夜色中的背影也少了幾分詩歌里的恬淡。當披星戴月成了深夜的常態,當失眠演變成一種“現代性問題”,誰還會在意頭頂的繁星點點、陰晴圓缺?在城市之中,很多故事在夜幕中上演,打拼的腳步也不會因為太陽落山而停歇。這段時間,不少以“凌晨3點”為標簽的帖子熱轉,既讓人看到為生活為夢想執著的堅持和努力,也免不了讓人感到一些日夜兼程匆匆趕路者的疲憊和無奈。

        不過,城市的夜晚不就是這樣嗎?

        對很多人來說,夜生活,不過是把仰望星空的時間,都用在了改變眼下。時至今日,夜生活不僅填充著人們的閑暇時光,也在見證著忙碌緊張的工作節奏。有人享受人生,停下腳步休憩片刻;有人快馬加鞭,不想辜負夢想所托;有人通宵達旦,只為扛起肩上的重擔。無論是夜歸時分的簌簌物語、量販KTV的放歌一曲,還是深夜食堂的吐露心聲、夜市排擋的吹牛侃山,相比舊時的夜半閑談、恣意的對酒當歌又何嘗遜色?哪怕不見滿天繁星的壯觀,也不乏滿目霓虹的景色;雖然沒有“舉杯邀明月”的寫意,至少還有24小時營業的便利。這些來自夜晚的不同記敘,講述的正是時光荏苒、萬千世事。

        一個人的夜晚是消遣的時光,一座城市的不眠就是燈火通明的象征。在1865年,上海南京路正式點燃煤氣燈,第一次照亮了中國城市漆黑的街道。有了光,自然就稀釋了夜。自此,上海成為中國近代著名的不夜城,一首《夜上海》更是刻錄了一個時代的光景。在燈光的照耀下,這種全新的生活方式,正式登上了城市發展的舞臺。

        timg-12.jpeg

        如果說,夜生活在近代傳遞的是開眼看世界的文化契機,那么如今就已經成為點燃消費熱情的絕佳時空。無論是加班加點的一杯咖啡,還是夜深回家的任性打車;不管是深夜放毒的胡吃海喝,還是期待良久的午夜點映……正是這些夜色中的身影,創造出了龐大的消費需求,進而轉化成一個城市的活力和競爭力。學術界曾用NASA夜間燈光圖來研究城市發展,研究表明,夜間燈光更亮的城市,GDP往往更高。有鑒于此,不少地方正在鼓勵城市“熬夜”。石家莊明確提出“發展夜經濟、打造不夜城”,成都建設夜間經濟示范街,重慶鼓勵發展夜市經濟……可見,打造一座不夜城,不僅是一種休閑生活方式,更是一種經濟發展模式。

        然而需要看到,無論夜生活多么閃亮,夜經濟多么誘人,城市熬夜的背后是人熬夜,不夜城的支撐是不眠人。倘若地鐵運營時間延長了、夜間公交范圍擴大了、通宵去處變多了,卻對應著堵塞的道路交通、老舊的基礎設施、鬧心的公共服務,就有舍本逐末之嫌。燈火通明的經濟活力固然可喜,倉促點亮的不眠之夜卻難以長明。讓夜歸人不難歸,讓不眠人不難眠,這才稱得上真正的不夜城。

        這正是:夜長空輾轉,無奈不得眠。欲使夜長明,還須治理先。

        各位晚安。(人民日報中央廚房·思聊工作室·盛玉雷)

        責編:張振

        韩国女主播福利视频